位置 :  肇庆二手网 > 行业资讯 >

网络文学近八成的市场份额

   酷六网曾经是排名第一的视频分享网站,被盛大收购后,其创始人李善友与陈天桥出现严重的战略分歧。最终李善友从酷六网辞职,酷六网也逐渐从领先沦为平庸,退出了头部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并购新浪失败,创始团队出走,梦想被现实扼杀,为盛极一时的互联网帝国蒙上了失利的阴影。
  2011年,盛大公司业务开始进行重大调整,在美国上市的盛大网络启动私有化进程,正式从美国退市。2012年,边锋和浩方游戏平台以35亿元的价格被出售给浙报传媒。2014年,早已名存实亡的盛大创新院宣告正式解散。同年,盛大网络出售盛大游戏所有股份,而陈天桥也辞去了盛大游戏的所有职务,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无交集。
  2015年,已经是腾讯文学负责人的吴文辉主导了对盛大文学板块的合并,成立阅文集团。从招致麾下到反目出走,再到转身收购,吴文辉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逆袭。
  2017年,散落在全国各地的盛大离职员工组织了一场主题为“激昂斗志,不负盛年”的“盛斗士大会”。许久没有露面的陈天桥从澳大利亚通过视频与现场进行交流。视频中的陈天桥两鬓斑白,他表示,虽然盛大的创新业务不在,盛大的运营业务不在,但是陈天桥还在,盛大还在,自己和盛大愿意把资源、把资金投给离开盛大继续奋斗的盛斗士们,帮助他们创业。言语间颇多感慨,脸庞上写满悲欣交集。
  曾经无比荣耀的各大业务板块,或被抛弃,或被解散,或被转卖,传奇帝国转瞬间分崩离析,业务人员各散天涯,空留挽歌在上空飘荡。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亦回赠赠给年仅31岁的陈天桥一顶“中国首富”的桂冠。
  在中国互联网的起步阶段,腾讯公司由于深陷抄袭风波而受到各方责难,阿里巴巴的淘宝网刚刚成立、为争夺中国市场与美国的eBay公司打得不可开交,新浪则因为董事会长期混战而忙得焦头烂额。而陈天桥和他的盛大公司则抓住机遇,迅速崛起。凭借游戏带来的丰厚利润,营业收入和经营利润实现了快速增长,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引领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展。
  彼时,盛大公司的江湖地位无人撼动,陈天桥本人也被称为“互联网一哥”,甚至当马云因为从盛大公司挖走时任财务总监张勇时,还要到陈天桥家中专门致歉。
  此外,盛大还并购了游戏对战平台浩方和边锋,收购当时领先的视频播放网站酷六网,与湖南卫视合资成立华影盛视,在市场上左突右击,合纵连横。
  内容上以文学、视频、游戏为填充,硬件上有锦书Bambook、盛大盒子做支持,技术上依靠创新院加持,盛大的“网络迪士尼”之梦呼之欲出。
  如果将盛大的“网络迪士尼”布局比作拼图游戏,当把所有业务版块拼在一起,会发现少了一角,缺的这一角就是门户网站。 出道即巅峰。谁也不曾想到,那家成立于上海一套普通三居室里名为盛大的企业,仅仅用了几年之间便大放异彩、光芒四射,成为传奇。伴随着网络游戏的兴起与风靡,对于网络游戏的批评与指责也从未停止。《人民日报》更是在头版点名盛大公司,直斥网络游戏成为青少年的电子鸦片。
  盛大很早就有做家庭娱乐的想法,把家庭电视升级网络终端,将互联网内容搬上电视,同时实现个人电脑、手机、电视机的互联互通。2005年,盛大耗资4.5亿美元推出了盛大盒子,将看电影、网页浏览、广播、游戏等多各个功能集于一身,围绕“家庭互动娱乐”这一主题积极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现在看来,盛大盒子比如今的小米盒子、天猫魔盒在布局上更先行一步。
  筑梦之路自然少不了技术研发的支持,2008年,在陈天桥的支持下,其胞弟牵头创立了盛大创新院。成立之初,创新院就被寄予厚望,以一流的薪资从全国各地招徕数百名一流的互联网技术人才,为盛大的整体战略保驾护航。几年之间,先后开发了盛大网盘、万能钥匙等一系列产品,同时孵化出了云计算创新院、语音创新院、搜索创新院、多媒体创新院四个机构,成为助力盛大发展的重要引擎。尽管网络游戏是盛大公司的“现金奶牛”,但陈天桥本人对网络游戏并不热衷,只是当成赚钱工具。他本人也曾表示,传奇不是一个好游戏,但盛大是一家好公司。其实在陈天桥的心中,还有一个更为宏大的梦想,那就是打造中国的“网络迪士尼”,形成自己的文化娱乐帝国。一边是游戏业务持续输血,一边是在其他领域招兵买马、攻城略地,盛大公司开启了“网络迪士尼”的筑梦之旅。
  2004年,盛大收购当时影响力最大的互联网文学原创网站—起点中文网,打响了在网络文学领域扩张的第一枪。随后,红袖添香、榕树下、潇湘书院等多家网站悉数被盛大收之麾下。
  资本化运作、集团化经营,此时的盛大控制的文学网站涵盖仙侠、言情、玄幻等各个创作领域,诞生了包括《鬼吹灯》《诛仙》等一系列优秀作品,捧红了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一众网络作家。鼎盛时期,一度占据网络文学近八成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互联网文学当之无愧的“扛把子”。
  借用李清照“云中谁寄锦书来”的诗词,盛大成立了云中书城,专门负责网络文学的对外经营销售。同时,自主研发了中国第一款电子书阅读器—锦书Bambook。至此,“网络迪士尼”的文学板块基本搭建成型。 承载盛大光荣梦想的“盒子计划”发展亦步履维艰。家庭宽带速度缓慢,制造成本居高不下,内容相对匮乏,单个售价更是超过五千元,在试点城市无锡销售时,第一个月仅售出20台。2006年广电总局出台规定,禁止未经许可将互联网内容在电视上进行播放,一纸禁令成了压倒“盒子计划”的最后一根稻草,给了盛大致命一击,再无回天之力。
  应该说,盛大的发展战略还是非常超前的,但是生不逢时。美国的Apple TV诞生于2006年,但是当时美国的互联网发达程度远超中国。即使现在风靡市场的各类盒子,也是得益于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无论是从基础宽带支持还是内容制作,都提供了极大便利。但是那时候的盛大,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无奈从先驱变成先烈。
  2012年,成立三年多的盛大创新院迎来最大一次调整,创新院的部分项目被关停,部分员工被变相裁员。同时,创新院的编制整体划入盛大无线。热热闹闹开场,冷冷清清收场,创新院的调整似成为盛大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腾讯控股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营业收入855亿元,同比增长16%,归母净利润272亿元,同比增长17%,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209亿元,同比增长14%。不管分析师们之前发布的期望如何,总体来说,无论营收还是利润,增速对比以前已经明显放缓。但对于笔者这种长线持有腾讯的股东而言,并不会太在乎短期几个季度的业绩波动,分析腾讯投资价值如何关键还是其未来市场空间和护城河,估值高低则取决于未来利润或自由现金流。当前产业互联网的春天刚开始,2019年对于腾讯而言,挑战与机遇并存。
  互联网红利消失 广告、社交网络等增速首放缓在互联网行业用户红利消失,增长大幅放缓背景下,代表中国互联网的腾讯也不再逆势大增,本季度腾讯营收同比增长16%,这个增速低于2018年Q4的28%和2018年Q3的24%,创多年来新低,四块业务增速都放缓(见表1)。值得注意的是,广告、社交网络、支付+云等其他业务同比增速为首次下滑。不过,笔者认为,广告业务增速下滑主要受2018年经济环境影响,后续仍存在提速增长的可能。
  具体来看,社交网络方面,本季度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4%至489.74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网络游戏收入为人民币285.13亿元,同比大致稳定。社交网络收入增长13%至204.61 亿元。该项增长主要反映直播服务及视频流媒体订购等数字内容服务的收入增长。13%的增速也创几年的新低。
  广告方面,本季度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25%至133.77亿元。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34%至98.98亿元,主要是由于微信朋友圈、小程序及QQ看点的广告收入增长。媒体广告收入增长5%至34.79亿元,主要反映腾讯新闻服务中广告的贡献增加。
  由于宏观环境具备挑战性,加上较大的基数影响,此业务收入的增速较往年有所放缓。受到第一季淡季的影响,网络广告收入环比下跌21%。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34%至99亿元,受益于各广告库存的填充率及广告投放量均有所增加。第一季的竞价量不及去年第四季电子商务旺季,使每次点击成本环比下降。
  广告增长其实是笔者和互联网圈朋友寄予厚望的,25%增长降速太多,不过2018年经济情况特殊,广告行业整体凉凉的,一担忧经济,企业就容易减少广告投放。腾讯广告收入个人认为可能以后还会快速增长几年的,这也是腾讯对比Facebook和今日头条商业化空间还很大的领域。
  游戏行业未来有望慢速增长 云业务发展迅速使利润承压,游戏方面,中国游戏2018年的关键词就两个:放缓、监管。2019年放行了一些游戏,可以说2019游戏行业适应了监管,开始重新出发。腾讯一季度游戏业务的流水收入同比增长10%,而财报中游戏收入285 亿元,其中包括游戏道具销售的流水收入因为收入递延政策所致与列报收入的差异。受惠于旺季及主要个人电脑及智能手机游戏的内容升级,流水收入及列报收入均录得环比增长。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包括归属于我们社交网络业务的智能手机游戏收入)同比下跌2%至212 亿元,原因是新游戏发布减少,但由于有季节性活动,上述收入环比增长11%。“智慧农业”就是充分应用现代信息技术成果,集成应用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物联网技术、音视频技术、3S技术、无线通信技术及专家智慧与知识,实现农业可视化远程诊断、远程控制、灾变预警等智能管理。从我国智慧农业的应用场景来看,主要分为四大应用场景:行业市场概况一: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智慧农业在国家乡村振兴战略推动下,阿里、京东、百度等巨头纷纷布局智慧农业,为推动我国智慧农业建设做出努力。行业市场概况二:农业机械化程度尚可,但高端农机装备的应用仍然不足,2017年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超过66%;2018年,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超过67%,有300多个示范县率先基本实现全程机械化,农机新装备新技术在农业各产业各环节加速应用,我国农业机械化全程全面高质高效发展迈出了新步伐,预计2020年将超过70%。单从这个数字来看,我国农业机械化程度尚可,但高端农机装备的应用仍然不足,如农业机器人在果园、茶园的应用等。行业市场概况三:我国航空植保面积低于世界平均,我国拥有全球7%的耕地,但化肥农药的使用量却是全球用量的35%,农药利用率只有36%左右。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农业,航空植保的面积占比就比较高,最高的是日本,已经达到60%,世界平均水平也大概17%,而我国只有2%。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植保无人机这个市场涌入了超过200家无人机厂商,植保无人机保有量也从13年的100架突破至11000架。2017年,国家农业部将无人机作为国补的试点,开始尝试着进行国补,2018年也已经发展到了九个省。行业发展趋势:进一步朝着精细化、智能化、集约化、科学化方向发展
  当前,智慧农业多应用于农业生产环节,利用新技术实现农业生产的精细化和智能化。随着我国智慧农业的应用深入,未来我国智慧农业进一步朝着精细化、智能化、集约化、科学化方向发展,促进农产品提质增效。更多数据参考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智慧农业趋势前瞻与产业链投资战略分析报告》。这款现象级的网游成为了初代网民的游戏启蒙,在个人计算机尚未全民普及的年代创造了多项纪录:同时在线人数最高的时候多达65万人,注册这款游戏的人数更是超过千万。一款游戏养活了学校旁边大大小小的网吧,许多80后、90后的逃课经历就开始于《传奇》,颇有万人空巷之势。
  盛大也通过这款游戏开启了网络游戏商业模式的创新:以网吧为节点推广销售,在游戏过程中“游戏免费、增值服务”付费,并通过点卡进行收费。这一商业模式也被随后的腾讯、网易等游戏厂家所模仿和继承。《传奇》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上线一个月就实现了盈利。到2003年,盛大的收入已经达到了6.33亿元,净利润接近收入一半,而《传奇》则成了盛大公司的聚宝盆和印钞机。
  尝到甜头的盛大公司,又先后或代理运营或自主研发了包括《龙之谷》《泡泡堂》《梦幻国度》在内的多款热门网游,成为当时互联网游戏排名第一的企业,而这一排名直到2009年才被腾讯反超。
  2004年,陈天桥带领盛大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互联网游戏厂商。
  盛大觊觎新浪的门户网站已久。2005年2月,盛大率先宣布,通过一致行动人已经购买了新浪接近20%的股票。盛大的行动引起了新浪管理层的警觉,随后发表声明表示不欢迎盛大入主新浪。
  最后,新浪祭出杀手锏“毒丸计划”,迫使盛大放弃控股新浪的计划。收购门户网站失利是盛大公司第一次在资本市场折戟,也成了盛大难言的痛。
  时候,盛大文学、视频板块也出现裂隙。由于经营理念不和,起点中文网的创始团队和盛大派来的职业经理人产生矛盾。最终矛盾大到不可调和,以吴文辉为首的创始团队从盛大出走,转身投向腾讯。
  
下一篇:没有了